香港码开奖结果-原创香港六合彩网址-香港六合彩管家婆
当前位置:香港码开奖结果首页 >> 八一 >> 短篇 >> 江山 >> 【八一】隐患(·旗帜)

精品 【八一】隐患(·旗帜)


作者:陈亚珍 秀才,2772.88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550发表时间:2018-11-07 16:45:35
摘要:英雄不是没有怯弱的时候,而是不被怯弱所淹没。君子不是没有小人的心态,而是不被小人所战胜。伟人不是没有凡人的琐碎,而是不被琐碎所覆盖。超越困境是生命的最大贡献。明知百花不可避免会凋残,但还是要努力灌溉。明知死亡就在瞬息之间,还是要一腔热血投入战争,迎接最后的胜利。这是战士的意志!

【八一】隐患(·旗帜) 据说,人生如果发生过镂骨铭心的事件,那么这件事便在生命中落下一种恐惧与病态。再坚强的人也无法逃过。只不过有的是显症状,有的是潜症状。
   父亲一生没有惧怕过什么,也没有忌讳过什么,但白色是他的敏感区。比如他一生不穿白衬衣,说看见就冷。家中不让养白色花卉,说白哇哇让人心寒。家具、台布不让用白色,说灵堂似的。反正,有关白色,在父亲眼里均能显出不吉利的征兆。
   由于这个细节的怪异,和母亲闹过不少别扭。母亲恰恰喜欢白色,说淡雅、宁静、整洁。
   让母亲放弃这个喜好是在一个下雪天,洋哨炉不暖和,母亲让父亲去收些好炭回来。父亲就突然发火动气,说下雪天就不知道提前弄些炭备着,非等雪盖了才去收,我不去。
   母亲愣住了说:“男子大丈夫,一年回不了几趟家,让你弄些炭还上火了,怎地?老天爷下雪还跟我商量、商量?”
   父亲:“说你就该有预见。”
   母亲说:“我不是神仙,整天上班、家务、孩子,忙得连放屁的功夫都没有,我哪有时间观天?”
   父亲无语,气恨恨出去收炭回来,跺着脚说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白色。我不想看到雪!雪!雪!”
   母亲就笑了:“说没见你任性过,任起性来还跳高高。”
   父亲大概觉得这样子很不像自己,说一见雪我的脚就痒痒,冻伤疙瘩复发……
   父亲坐在小凳子上围炉抽闷烟,低着头沉默,果然不停地挠脚。母亲就去扒父亲的鞋和袜子说:“装、装、装,我叫你装!扒掉之后,果然见脚上有一片片的红。母亲说就出去这么一会儿就冻红了?”
   父亲说: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,这是根!”
   母亲就有些不解了。就是在那天,我们才知道父亲脚上的另一个隐秘……
   那是1947年的冬天,刘、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,他们是步兵,除去两只脚一步步行走,没有什么可以代步的工具。他们不怕打仗就怕行军。行军最是考验军人的毅力,父亲说有多少次他累得都不想活了。当然,当逃兵的现象也是有的,但父亲没有想要逃,累死也不能当逃兵。可是,有次他去避人处小便,没想到尿在两个逃兵的头上,他们“啊呀”一声暴露了自己。父亲完事之后向下一看,两个逃兵已向他跪下,求饶父亲放他们一命,说他们一步也挪不动了。父亲知道只要他报告,逃兵必死无疑。父亲因为感同身受,没有去报告,却是耐心和他们做工作,说:“你们知道离家乡有多远?兵荒马乱,逃走未必能活着回家,就是真回去了落个逃兵日后怎见人,怎向后人交待?”父亲拍着裤裆说:“坚持行军就是牺牲了,也他妈是个站着撒尿的男人呀!我们应该英雄地站在我们的亲人面前,也好让他们有光荣感。你们跟我回去,我不会泄露你们的秘密,一时糊涂也是有的。”那两个逃兵被父亲劝回来了。沿路,父亲一直帮助两个逃而未遂的兵承担行李,他们的体力确实已经不支。父亲觉得自己还行。如此,这两人对父亲很是佩服,成了好朋友。
   行至淮河,他们负责淹护首长过河,就在那里父亲见到了邓小平和刘伯承。国民党的飞机满天飞舞,如一只只会下蛋的大鸟。炮火此起彼伏,国军在天上,共军在地下,哪一颗炸弹下来都会是一片尸体。
   警卫员厉声喊:首长,隐蔽!
   刘伯承说:“不怕,大胆的往前走。”
   刘伯承的大将风范,感动了两个逃兵。跑过来对父亲说:“刘伯承那么大的官都不怕死,咱还有什么可怕的。跟这样厉害的人干,王八吃秤砣,日他娘的铁了心了!将来回到家中有田种,有房住,全家人都过上好日子,还有啥好说的。”
   父亲说:“我就知道你们俩是一时糊涂,这样想就对了,不为别的,就为全家人光荣地过上好日子,就是一个人牺牲,换全家人的光荣也值。”
   俩人一听牺牲,脸就灰了下来。
   挺进大别山已是深冬,父亲才知道滴水成冰并非夸张。那时候的口号是:“打过长江去,活捉蒋介石。”可这个时候双方交战激烈,后续已被国军切断,给养供应不上来,将士们没有御寒的衣服,都还穿着单衣单裤,也破得快要在身上挂不住了,脚上穿的是草鞋。老天又不作美,下了一场豪雪,刮着西北风,开始是雪子儿,打得脸生生的疼,每个人的青鼻涕流出来都变成了冰凌,尿出的尿还没落地就成了一根冰棍,那是怎样的冷啊!父亲说,听不到脚步声,只听到雪子儿“唰唰唰”从耳旁飞过,后来变成鹅毛大雪,把眼睫毛能压得睁不开眼睛,看不清前方,雪一层盖过一层,天地间混沌一片。队伍行至大山前,雪已是一踩半腿深,但荒郊野外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单衣破裤冻也得被冻死,这当儿必须努力行军与冷空气作殊死的斗争,并且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爬上雪山,控制战略要地。
   团长讲:爬上去就是英雄,就是胜利,鼓起斗志向前冲啊!
   将士在雪山上爬行,比在战火中冲刺还要艰难!一个白的让人想哭的世界,被风吹得东倒西歪,雪连着雪,雪压着雪,雪推着雪,西北风无孔不入地钻进体内打内战,就像个杀人魔王,恨不得把人撕成碎片,连空气仿佛都被呼啸着吹走了,他们拼命张大嘴呼吸竟也吸不进肺里去。冷酷的高山威严可怖,考验着将士们的意志。雪盖路况,草鞋破了只好赤脚往上爬,脚手其实早已冻得麻木,被乱石垫一下,或不小心踩空人就滚下去了,加之四肢冻得不听使唤,被荆棘扎破流了血也感觉不到疼痛。他们爬上去滚下来,滚下来再爬上去,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是疯狂地爬、爬、爬!伤亡是不可避免的,有的滚下深山里就再无回音……
   将士们经历了逼近死亡的艰辛,终于爬上山顶,天很低,伸手可触到乌云,国民党的飞机过不去,共军靠人力爬上去了。但空气稀薄,战士们气紧的厉害,有的高山反映气急窒息,还有的当场死亡……
   挺进大别山驻地,整点人数时,父亲发现被他带回队伍中的那两个“逃兵”不见了。因滚下山里的人数不少,此次失踪者均被视为在“爬雪战役”中牺牲了,追认为烈士……
   有谁经历过这样的冷呢?给养供不上来,他们没吃没穿,脚上生疮流脓,步兵没有脚如何行军呢?上级只好跟当地的地主、土豪做工作,借一些布匹分给战士们,自己动手做衣做裤防寒保暖。
   父亲说,他就是在大别山学会了做衣服,打草鞋,部队发起两个月的“立功创模”活动,就是让战士自己动手缝纫,共渡难关。父亲在这次活动中立功一次。
   雪,对父亲来说不是一般冷的概念,而是经历过生死之间的条件反射。父亲在讲说这些往事的时候身体不时打一个寒颤,不时打一个寒颤。有时也笑,但笑着笑着眼睛就噙上了泪。父亲说,他一见雪就想起那些滚下山崖不知去向的战友,尤其是那两个回心转意的兵,他们牺牲了,可自己还活着,如果他们不被他带回队伍中,命运又当是怎样呢?他们横渡黄河,歼灭敌人九个半旅,跃进一千里,攻打长江边,开辟了中原解放区,没有在炮火中牺牲,却在没有炮火的大雪中丢失……父亲为此难以释怀。父亲一直在以自己的思维方式为那两个牺牲的战友安慰自己,七尺男儿宁愿血染疆场以求一生光荣,都不能在战士的生命中涂上逃兵的耻辱。这是战士的尊严!
   我想,他们最后是这样想的吗?到底是荣誉重要,还是生命重要?父亲的选择是前者。那么亡灵的选择呢?也许他们根本来不及想这些就丧命了。
   死是无可奈何的结局,心念却是一个人的信仰。
   父亲说,战胜死亡,不仅是与枪子做迷藏,最主要是意念与体力作抗争,意念强大可以战胜体力,意念一旦消沉,身体就会垮塌……
   是了,英雄不是没有怯弱的时候,而是不被怯弱所淹没。君子不是没有小人的心态,而是不被小人所战胜。伟人不是没有凡人的琐碎,而是不被琐碎所覆盖。超越困境是生命的最大贡献。明知百花不可避免会凋残,但还是要努力灌溉。明知死亡就在瞬息之间,还是要一腔热血投入战争,迎接最后的胜利。这是战士的意志!
   我想到了精卫填海的典故,为不让人类再次沉灭在海水里,她就是变成一只海鸥,也要日日衔石填海,表示永不懈怠的意志。抗争是国人的特征!这种特征也在父亲的生命中获得最具体的印证。
   父亲说,他遇到的另一次与雪搏斗的惨烈,是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,上甘岭是朝鲜一座高山,站在山顶上,整个朝鲜一览无余,敌我双方都在争取这个有利山头,每个团给十五天时间轮番参战。
   那也是个冷冬。53团上,52团准备,可53团没接近上甘岭就全完了。轮着52团了。父亲决定分连往上冲。(那时候父亲已是营教导员了,是彭德怀亲自授予的大尉军衔,一营管辖四个连)派作战参谋前去侦察敌人打炮时间,结果参谋牺牲。后又派人摸清美军打炮时间是定时定点,并非发现了目标而为之。52团摸准这个情况,乘敌人麻痹,父亲带着四个连冲上去,行至途中,运输给养队所带萝卜、苹果、米面全被打翻。只剩下两个人背着压缩饼干跟上来,这意味着半个月无粮可吃。只能吃点压缩饼干。战士们口渴得生不出一点口水,饼干也吃不下去,体力消耗过大。天干冷干冷,一口热水也喝不上,老天正好下了一场大雪,他们只好就着雪艰难地吞咽。那冷是透心透肺的冷,比起在大别山的雪里行军起码有防寒的衣裤和马靴。半个月过去了,他们从雪山回到营地,一些士兵没有常识,一见火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取暖,结果连靴带脚一并脱落下来。后勤部队紧急制止却是无效。后来朝天打了几枪仍然难以制止。情急之中只好朝扑火的人射倒几个才镇住了局面。
   父亲说,那一刻他听到山野鸟兽都在哭泣,他看到光秃秃的树木无言地伸向空域,很多士兵身子硬僵僵地倒在地下,他们仰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……
   除去在山上渴死、冻死的人,剩下的士兵都已经安全归营,却因取暖心急,不得不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以死而制人。这种牺牲是心碎的,可惜的,是一种自我消耗!然而,他们的牺牲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消耗。因而他们的死就又赋予了意义……
   有哲人说,死亡没有种类,而父亲却看到了死亡的无数种类。战场上有的壮烈,有的无奈,有的惋惜,巨大壮烈的死亡,会成就一个时代的英雄,但更多的生命是无声无息!父亲说他一见雪就想起那脱落下的靴和脚,露出白生生的骨头……那种怵然,那种刻骨铭心的凄凉一定无人感受过。这是白雪给父亲留下的隐患。
   由于兵力损伤惨重,第一批援朝的队伍基本覆灭,那是一片一片的尸体倒在了异国他乡。父亲虽然豁出去了,但也幸存下来。后来父亲接上级命令回国带兵,到合肥带一千人赴朝。到了合肥市,远远就看见街上站满了人,每个人手持鲜花、彩绸、小红旗夹道欢呼:向“最可爱的人”致敬,向“最可爱的人学习”!志愿军万岁!父亲听到志愿军万岁,泪水喷涌而出……他眼前看到的是一片片的尸体。也许英雄该是流血不流泪的,可父亲踏上祖国的热土,回到母亲的怀抱却是泪流不止,想到会有多少孤儿寡母因失儿、父而伤怀,父亲便不能自已……
   父亲就被欢迎的人们抬起来,扔起来,在人头上传回了合肥市。父亲第一次不是用脚走路,而是被人抬着行走。父亲的泪水滚落了一路。父亲说不是激动,而是在诉说生命的大亡失,为了和平他又要带着无数生命去赴战……他是代表着无数亡失的将士回国享受了这种至高的荣誉,有谁能心安理得?是血流成河把他冲回了祖国,谁能在涌着身后的血河而兴高采烈呢?那是无与伦比的沉重!
   战后回乡,战争的炮火从来没有在父亲耳边停止过,别人都活在当下,得乐且乐,父亲却永远活在过往,面对生活他不敢轻浮。他太了解江山的来之不易了。他背负着无数生命的嘱托,背负着历史的使命。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。“活着的并不比死去的更轻松”!这是父亲的独白!
   在经历过逼近死亡的无数个瞬间后,人在荣誉面前最容易居功自傲。可父亲是灵魂的卫士,他保卫了自己的肺腑、肝胆和良知。我这才通晓了父亲一生自律廉洁的根本理由。
   我一直认为父亲是坚强而刚毅的,是敢于面对一切困境的人。可我在书写父亲这些往事的时候,突然发现父亲内心的多义性。再强大的内心都有不能面对的隐患!在妻儿面前还不可以脱掉硬壳任性一下吗?他丝毫不影响我对父亲的尊敬!
   父亲忌讳白色,也许触及他心弦的是白色中亡失的那些生命吧!因为那是一种惋惜的死……
  

共 4621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含着热泪编辑完陈老师的作品,我们的父辈就是这样走过他们为新中国胜利所走过的艰难历程。作者开篇从父亲惧怕雪开始,引出父亲在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中对恶厉气候所做的不屈的斗争。期间俩个动摇想做逃兵的战友在父亲劝说下回到了队伍中,由此结下了战斗友谊,没想到挺进大别山过雪山时这俩个战友再也没有回来。作者立意高尚,构思相当不错,主题突出英雄不是没有怯弱的时候,而是不被怯弱所淹没。作者给我们塑造了一个高大丰满父亲的形象,文字很有渗透力,画面感极强。感情真挚,读来让人潸然泪下,显示出了作者扎实的文字功底与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。一篇上乘之作。倾情推荐推荐。【编辑:闲妹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201811090006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闲妹        2018-11-07 16:51:04
  欢迎赐稿八一社团,八一有你更精彩!谢谢陈老师的作品,让我受益匪浅。
回复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陈亚珍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0 20:24:09
  这样的纪事文字能让您感动,我倒有信心继续下去。谢谢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墨林        2018-11-07 18:54:10
  问候老师!隐患是潜在内心有所敬畏的,是敌我斗争的环境造成的,也是精神灵魂的坚守固成的。感谢赐稿八一,祝创作愉快!
墨林
回复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陈亚珍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0 20:26:21
  过去没在意,父亲去世多年才觉得值得书写。谢谢鼓励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极冰        2018-11-07 21:09:39
  拜读陈老师此篇文章,随着您的笔墨,又了解了令尊的另一个“隐患”。好精彩的文笔、好艰苦的行军和打仗。
  
   祝您生活愉快!佳作不断!o(* ̄︶ ̄*)o
极冰
回复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陈亚珍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0 20:30:33
  谢谢来访和鼓励!握手!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今生何求        2018-11-11 18:18:10
  英雄本色!令人佩服!景仰!问好陈老师!向您学习!
今生何求
共 4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